恐怖的重庆新首富:46岁创业 半年赚1000亿(组图)

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中国的经济遭受损失,很多富豪也难以独善其身,身价缩水。而重庆有一个富豪,不但毫发无损,还借助疫情的影响,半年赚了1000亿,登上了重庆首富的宝座。

这位超级大富豪,就是智飞生物的蒋仁生。

在中国,身价1000亿以上的富豪,不超过30人,蒋仁生排名16位。

蒋仁生,仅仅在半年时间,就爬上了重庆首富的宝座。

其财富增长速度,让人咂舌。

其实,这已经不是蒋仁生第一次创造的财富神话了。

蒋仁生的创业经历,也颇为传奇。他46岁高龄创业,第一个10年财富接近百亿,第二个10年财富直接破千亿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奇迹,也是一个传奇!

那么,蒋仁生是如何,在一个千亿富豪的路上狂奔的呢?

一、

1953年,蒋仁生在广西桂林灌阳县水车乡的秀水屯出生。

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,但蒋仁生出生的秀水屯,却是穷山恶水,与村的名字截然相反。

蒋仁生有6个兄弟姐妹,家里穷得叮当响。

再穷不能穷教育,所幸的是,蒋仁生一口气读到了高中,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。

高中毕业后,正处于文化大革命,没有大学可读。

1970年,17岁的蒋仁生就回到家乡,做起村里的小学老师。

小学老师的工资并不高,为了糊口,蒋仁生还要下田种地。

在当时的农村,很多高中生一辈子,也就做个老师了。

1977年,文化大革命结束,邓小平恢复了高考。听到这个消息,蒋仁生兴奋地睡不着觉。



恢复高考的第一届考生有570万人,而大学只招收27万人,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

虽然一直当老师,但高中所学,蒋仁生忘得所剩无几。匆忙上了考场,高考成绩并不高,只被桂林医学高等专科录取。

蒋仁生虽然只读了大专,但医学背景,再加上大专文凭,足以让他走出农门,改天逆命。

二、

1980年,蒋仁生大专毕业,分配到了灌阳县卫生防疫站,吃上了商品粮,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。

蒋仁生对这份工作也非常满意,兢兢业业。

他对防疫事业也一直充满热情,经常下乡进行疫苗接种,做防疫宣传。

由于工作能力出色,蒋仁生很快就得到了提拔,做上了防疫站的副站长。

在灌阳县工作了十来年,蒋仁生又被调到南宁卫生防疫站,任计划免疫科副科长。

按理说,蒋仁生应该会在仕途上一条道走到黑。大部分人在体制内,会习惯安逸和稳定的生活,渐渐失去奋斗的意志。

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默默无闻的蒋仁生,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内心。

1999年,46岁的蒋仁生,不顾家人和领导的反对,辞去了公务员职务,下海从商去了。

蒋仁生背井离乡,来到成都,在一家疫苗公司成都分公司,做销售工作。

多年的防疫工作经验,蒋仁生对疫苗如数家珍,虽然从来没有做过销售工作,但他依然把销售做得风声水起。

既有了二十年的疫苗专业技术背景,又有了销售经验,对市场更加熟悉,蒋仁生意识到:疫苗行业即将在中国爆发。

于是,蒋仁生萌生了自主创业的想法。

2002年,蒋仁生等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重庆金鑫生物制品公司经营不善,面临倒闭,而它有疫苗经营生产许可证。获知此消息,蒋仁生和合伙人,共同出资50万,把这家公司给买了下来。



蒋仁生将公司名字改为智飞生物,寓意用智慧来飞翔,正式开启他的疫苗生产和销售创业之旅。

三、

创业维艰,对蒋仁生来说,并不是一帆风顺。

智飞生物刚开始没有研发实力,只能靠代理疫苗谋生。当时,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,是国内唯一生产A+C脑膜炎疫苗的机构。蒋仁生不惜花下血本,签下了全国独家授权代理。

但大家一直以来,习惯接种A群脑膜炎疫苗,虽然签了A+C疫苗的独家代理,但销售并不顺畅。

蒋仁生在做代理的同时,并没有放弃研发。

2003年10月,蒋仁生创办了北京绿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,作为智飞生物研发和生产疫苗的基地。

那一年年底,一名研究人员,看上了一台带冷冻功能的离心机,售价高达80万元。

这对蒋仁生来说,无疑是一笔巨款。

得知研究人员的想法,蒋仁生当即表态:买,就算100万也要买。

说起来容易,干起来难。

蒋仁生东拼西借,好不容易凑齐了50万元,还差30万。他二话不说,找中介把房子卖了,最后把离心机给买回来了。

研发疫苗,需要大量的资金,只能靠销售代理疫苗来输血。

2005年,安徽和江苏等地,爆发了大规模的C群脑膜炎疫情,全国陷入了恐慌。

全国各地的防疫站,开始疯狂抢购A+C群脑膜疫苗,作为这款疫苗的唯一代理商,订单如雪片一样飞向智飞生物。



很多老板和公司,提着现金,排着队,要求加价购买。

但蒋仁生依然将疫苗,按原价卖给各个省市的疫情疾控部门。

那一年,蒋仁生卖出了2000万支疫苗,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由于供货及时,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,没有坐地起价发国难财,蒋仁生和智飞生物,一战成名。

四、

几乎是一夜暴富的蒋仁生,并没有忘乎所以,他把大部分赚来的钱,都投入到疫苗的研发。

那段时间,蒋仁生将目光投向了肺结核病。

全球有1040万人患结核病,每年有180万人死于结核病,有20亿人体内潜伏着结构杆菌。

蒋仁生就想研发筛查结核杆菌的试剂,以及预防结核病的疫苗。

2007年,听说安徽龙科马有基础技术,蒋仁生就想着一起合作。第二年,智飞生物干脆就将龙科马给收购了。

三年之后,虽然智飞生物的自研疫苗上市,但始终难于贡献利润。

凭借着代理疫苗打下的底子,在2010年9月28日,智飞生物成功在创业板上市。

上市当天,蒋仁生获得了96亿的财富。从创业到百亿身家,蒋仁生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。

10年之前,蒋仁生还是一个正科级别的公务员,他创造了第一个财富神话。

蒋仁生善于销售疫苗,智飞生物的大部分业绩,也靠代理销售而来。上市那一年,智飞生物一年的销售额是7.37亿。

可上市之后,智飞生物的营业额也停滞不前。

2015年,智飞生物销售额不升反降,只有7.13亿元。

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2016年,山东发生了5.7亿元的非法疫苗惊天大案,大量疫苗未经严格冷链运输,销往了全国24个省市。



此次疫苗大案震惊全国,国家重拳出击,直接砍掉了中间商的合法地位,让疫苗厂家直接供货医疗机构。

这对靠代理销售疫苗的智飞生物来说,无疑是灭顶之灾。

2016年,智飞生物的营业额和利润直线暴跌,全年利润只有区区3300万元。而前一年,智飞生物还创造了1.97亿元利润。

蒋仁生再一次遇到了危机,智飞生物面临生死存亡。

代理销售的业务没了,只好加大自研疫苗的销售。

智飞生物自研的三联苗疫苗,已经上市了2年。2017年,三联苗开始放量销售,一举达到了500万只。

三联苗是智飞生物独有的疫苗,蒋仁生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智飞生物因此死里逃生。

五、

2017年,智飞生物创造了4.32亿元的利润,走出了一个深V型反转。

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

2016年的疫苗大案,给智飞生物带来了灾难,同样也带来了机会。

当时,国家取消了国产疫苗经销商的合法地位,对国外的疫苗厂商,又要求他们必须通过代理商全权销售,不允许国外厂商直接对医疗机构销售。

这对疫苗销售高手蒋仁生来说,无疑是天大的机会。

智飞生物,以强大的销售能力,拿下了国际疫苗大厂默沙东的独家代理权。



此时,默沙东的预防型宫颈癌疫苗(HPV)开始火爆,成为了妇女争相接种的产品。

HPV开始一针难求,价格也是水涨船高,靠着这个代理权,智飞生物赚的盆满钵满。

智飞生物的销售额,也突破了50亿,节节高升。

2020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加速了生物制药公司的发展。

智飞生物搭上了疫苗概念股,股价一飞冲天。

年初,智飞生物的股价还不到50元一股;而如今,它的股价已经暴涨到了134元。最高峰的时候,还一度摸高到了190元。

智飞生物的市值,一举达到了2144亿元。持有智飞生物50.7%股份的蒋仁生,财富达到了1087亿元。

短短半年时间,因为一场疫情,蒋仁生赚到了1000亿元。

蒋仁生用了第一个10年,赚到了100亿元;又用了第二个10年,赚到了1000亿元,再一次创造财富神话。

六、

股价高涨的智飞生物,并不是没有短板。

智飞生物一直存在自研短板,其大部分业绩,还是靠代理销售而来。

尤其背靠默沙东大树,过着躺赚的日子。

由于自研疫苗业绩占比太少,再加上疫苗本身与新冠疫情关系不大,靠着概念炒起来的股价,智飞生物能否有足够的实力和利润来兑现呢?

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。

智飞生物高企的股价,也让蒋仁生和一些股东,出现了高位套现的冲动。

2020年11月18日,蒋仁生质押了780万股智飞生物的股票。

而早在一年之前,蒋仁生也密集做了减持,套现了13亿元以上的现金。
来源:
为您推荐
阅读推荐
浏览